瓦伦西亚转会曼联

世界腸道健康日,一篇研究文獻顛覆你對益生菌的認知

時間: 2019-05-29 15:53:54 瀏覽(4455)評論(0)點贊(0)收藏(0)

今天,是世界腸道健康日[1]

今天,你吃益生菌了嗎?

今天,你吃對益生菌了嗎?


腸道和益生菌,像 “人”的一撇和一捺,相輔相成,誰也離不開誰。本期,我們就來談談他們之間的“故事”。

 

一談【腸道健康的重要性】


腸道,是除了大腦之外,最敏感、最細膩、最大的免疫器官,被稱為人體的第二大腦。腸道表面積巨大,能夠接觸最多的外來細菌,淋巴組織發達,集結人體70%-80%的免疫細胞,奮力對抗不斷入侵的細菌、病毒[1]。所以,腸道的健康,不容忽視!


二談【益生菌——腸道綠色守護者】


籠統地說,腸道健康的關鍵在于保持腸內菌群的平衡。而益生菌則能夠改善胃腸道功能、增值腸道益生菌、恢復腸道原動力,稱得上腸道的綠色守護者。


三談【對話益生菌】


益生菌,從藥品到保健品再到食品,堪稱名副其實的當代 “網紅”,粉絲量以億計數,市場潛力巨大,被商家們極度關注。但也有一些無良廠家在尚未透徹學習相關學術概念及研究時,已然在自家產品包裝印上諸如“活性菌”“乳酸菌”“復合菌”等極其含糊的字眼,隨意將產品定性為“腸道健康的保護傘”,打著健康的旗號賣業績。

 

實際上,益生菌密切關系著人體的健康,它所牽涉的醫學知識是非常嚴謹的,任何相關結論都有諸多的學術研究為支撐,單以“活性菌”“乳酸菌”“復合菌”來評價益生菌產品的健康功效,是相當不可靠和不負責的。

 

消費者在選擇益生菌產品時往往有一個誤區——菌株種類越多越好!


這個誤區就是各種不正規廠家通過不專業的宣傳導致的!廠家為了追求利益,用所謂的“大而全”的膚淺理論掩蓋了“醫學研究”的專業理論。下面小編就用一篇“江湖罕見”的醫學研究文獻來向大家解答一下菌株聯用的專業理論!

 

四談【一篇文獻顛覆你對益生菌的認知】


此研究文獻于2000年發表在英國 《Letters in Applied Microbiology (應用微生物學)》,研究中提到一個很重要的概念,“菌株對黏膜表面的粘附能力”,這個能力是益生菌菌株在人體內定植、刺激免疫系統、對抗腸道致病菌的先決條件[2/3/4],也是選擇益生菌的主要標準之一[5]。常用益生菌中,乳桿菌和雙歧桿菌許多被證實的健康功效就與此能力密切相關[6]


image.png


這里需要提醒大家的是,益生菌對腸道的粘附能力具有“菌株特異性”,也就是說粘附能力的強弱取決于菌株,而不是我們通常理解的菌種!


image.png

益生菌的分級結構依次是“屬”、“種”、“株”

 

【研究概述】


在實驗中,研究人員以回腸造口糖蛋白作為小腸黏液的模型[7],選擇有很好腸道粘附力并發揮健康功效的益生菌[8],分別是鼠李糖乳桿菌GG株(LGG、保加利亞乳桿菌亞種,約氏乳桿菌La1,嗜酸乳桿菌La5以及動物雙歧桿菌BB-12,共5款益生菌菌株進行培養。


【研究目的】


通過檢測每款菌株對模擬腸粘液黏附力的變化,來判斷多菌株聯用時是否具有“1+1>2”式協同增效的影響。


【研究結論】


不同菌株之間共同培養時,菌株粘附力顯著提升的只有兩組,分別是BB-12(+LGG)BB-12(+L bulgaricus保加利亞乳桿菌),其中BB-12對粘液模型的粘附率在LGG或保加利亞乳桿菌的存在下均增加了一倍以上,從18%分別提高到44% (P=0.0006)和45% (P=0.017)。而其他檢測的乳酸菌不影響BB-12的粘附率,而乳酸菌的粘附率也未受到BB-12的影響。


image.png

實驗結果數據圖


【研究討論】


該試驗雖然只是一個體外模型試驗,但卻充分說明“菌株聯用是否增效是可以通過醫學專業研究來證實的”。在研究結果中可清楚的看到BB-12LGG或保加利亞乳桿菌聯合培養時,其腸液模型粘附力是明顯提升的,也就是說發揮了“1+1>2”的效果。


回到益生菌市場,“與此研究有關的產品為iLELE益生菌”,其所含菌株即是LGGBB-12,且采用極簡工藝,配料中除了麥芽糊精外不額外添加任何成分。


iLELE益生菌將 LGGBB-12活性菌株進行聯合添加是基于相關實驗研究而定的,以大程度增強腸道粘附能力,從而更好地發揮健康功效,做到真正更符合我們呵護腸道、關愛健康的宗旨![9]


因此,我們在選擇益生菌產品時,也不要盲目的只看“菌株種類多不多”等這些淺顯的信息,還是要多看專業資料或向專業人士咨詢。


推薦實用小工具

(菌株照妖鏡)

ss.jpg

(打開微信掃描此二維碼,一鍵測評孩子的益生菌產品)


此小程序中收錄了中國衛健委公布的《可用于嬰幼兒食品的菌種名單》中全部菌株的醫學信息!家有0~3歲寶寶的父母們一定要收藏哦~

 

【參考文獻】

1.    https://baike.baidu.com/item/%E4%B8%96%E7%95%8C%E8%82%A0%E9%81%93%E5%81%A5%E5%BA%B7%E6%97%A5/5216781

2.Alander, M., Satokari, R., Korpela, R. et al. (1999) Persistance of colonisation of human colonic mucosa by a probiotic strain,INCREASE IN BIFIDOBACTERIUM ADHESION 13 Lactobacillus rhamnosus GG after oral consumption. Applied and Environmental Microbiology 65, 351–354.

3.Schiffrin, E.J., Brassart, D., Servin, A.L., Rochat, F. and Donnet-Hughes, A. (1997) Immune modulation of blood leukocytes in humans by lactic acid bacteria: criteria for strain selection. American Journal of Clinical Nutrition 66, 515S–520S.

4.Coconier, M.-H., Bernet, M.-F., Kerne′is, S., Chauvie`re, G., Fourniat, J. and Servin, A.L. (1993) Inhibition of adhesion of enteroinvasive pathogens to human intestinal Caco-2 cells by Lactobacillus acidophilus strain LB decreases bacterial invasion.FEMS Microbiology Letters 110, 299–306.

5.Havenaar, R., ten Brink, B., Huis in’T. Veld, J.H.J. (1992) Selection of strains for probiotic use. In: Probiotics, the Scientific Basis ed.Fuller, R. pp. 209–224. London, Chapman & Hall.

6.Ouwehand, A.C., Conway, P.L. and Salminen, S.J. (1995) Inhibition of S-fimbriae-mediated adhesion to human ileostomy glycoproteins by a protein isolated from bovine colostrum. Infection and Immunity 63, 4917–4920.

7.Tuomola, E.M., Ouwehand, A.C. and Salminen, S.J. (1999) Human ileostomy glycoproteins as a model for small intestinal mucus to investigate adhesion of probiotics. Letters in Applied Microbiology 28, 159–163.

8.Kirjavainen, P.V., Ouwehand, A.C., Isolauri, E. and Salminen, S.J.(1998) The ability of probiotic bacteria to bind to human intestinal mucus. FEMS Microbiology Letters 167, 185–189.

9.http://pc.ilele.hk/index/search/index.html  

  • 點贊

評論原文:

評論原文X

關注
工作:
瓦伦西亚转会曼联 mg花花公子爆奖截图 我乐时时彩计划下载 11选五任选八胆拖可以错 pt游戏平台 威龙传奇家庭娱乐 财神爷打鱼机 有哪些用的是波音平台 财神爷捕鱼机 线上娱乐网大全 欢乐斗地主规则说明 盛彩网买彩票 pt平台娱乐 彩票转让合同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直播